王一博的幕后老板,3 天没了 20 亿

去年1月19日,乐华娱乐在港交所挂牌上市,成为艺人经纪第一股。 上市当天,公司旗下艺人王一博、韩庚等人现场敲锣,股价开盘价为5.6港元,市值48.72亿港元。 也正是这一天,王一博也从旗下艺人,正式成为乐华娱乐的股东。 作为乐华娱乐的老板,曾经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中“大杀四方”的杜华喜上眉梢,身家一度达到3.48亿。 时隔一年,这家“王一博概念股”的股价坐上过山车。 1月17日,乐华娱乐早盘高开超8%,午后下挫,截至收盘,收跌近9.5%,创上市以来新低。再前一日,股价闪崩跌77.84%。 三天...


去年1月19日,乐华娱乐在港交所挂牌上市,成为艺人经纪第一股。

上市当天,公司旗下艺人王一博、韩庚等人现场敲锣,股价开盘价为5.6港元,市值48.72亿港元。

也正是这一天,王一博也从旗下艺人,正式成为乐华娱乐的股东。

作为乐华娱乐的老板,曾经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中“大杀四方”的杜华喜上眉梢,身家一度达到3.48亿。

时隔一年,这家“王一博概念股”的股价坐上过山车。

1月17日,乐华娱乐早盘高开超8%,午后下挫,截至收盘,收跌近9.5%,创上市以来新低。再前一日,股价闪崩跌77.84%。

三天暴跌20亿,杜华应该笑不出来了。

01

3天暴跌,杜华身家蒸发24亿港元

过去3个交易日,杜华体验了一把身家急速暴跌。

15日起,乐华娱乐分别大跌25.39%、77.84%和9.45%,三天累计跌超85%。与此同时,乐华娱乐的市值从66亿降到10亿港元,蒸发56亿港元有余。目前,杜华持股43.26%,以此计算,身家跌去24亿港元,折合人民币超过20个亿。

16日,乐华娱乐给出的回应:“概不知悉任何导致该等股价不寻常波动的原因。本公司经营正常,董事会并对本集团未来发展前景抱有充分信心。”乐华娱乐的回应目的是稳定股价、给股民信心。但二级市场并不买账。1月17日乐华娱乐先涨后跌,进行了一次断崖式下跌。

为何此时暴跌?

数据显示,乐华娱乐本月19日迎来3.49亿股解禁(含基石投资者),占总股本的比例约40%。中泰国际策略分析师颜招骏表示,分配结果公告文件显示,基石投资者的禁售截止日期为本月18日,存在部分投资者知悉该情况后,提前出售股份。

市场,正在用抛售投票,乐华娱乐似乎并不被认可。

资料显示,乐华目前的持股大股东,杜华排在第一,后面依次为华人文化、阿里巴巴和公司总裁孙一丁。

也就是说,杜华、华人文化、阿里巴巴和公司总裁孙一丁将在这次暴跌中,损失惨重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乐华上市时,支持杜华的基石投资者大咖云集,包括猫眼娱乐、丁世家、好赞资产、Sun Mass Energy,合计认购1990万美元。其中,丁世家为安踏体育掌舵者丁世忠的大哥,任集团执行董事兼副主席。Sun Mass Energy则是中国儒意的全资控股公司。

随着解禁日期逼近,杜华回应中只提及她和孙一丁等持股董事,未出售持有的公司权益,未提及股票解禁后,基石投资者们的下一步动作。

02

乐华娱乐患上巨星依赖

资本市场的不认可,有迹可循。

乐华娱乐是中国少数能提供系统化及专业化艺人培训及运营的公司。公司已构建覆盖艺人管理全生命周期的“乐华模式”,包括训练生选拔、艺人培训、艺人运营及宣传。

乐华娱乐的主要业务分别三块,即艺人管理、音乐 IP 制作和运营以及泛娱乐业务。其中最重要的业务是艺人管理,从2019年到2021年,这一板块对营收的贡献占比从84%上升到91%。

艺人经纪撑起营收的同时,乐华娱乐对头部艺人的依赖也很重。目前,公司拥有 60 余位艺人,旗下艺人包括王一博、程潇、黄明昊、吴宣仪、朱正廷、李汶翰、胡春杨等均为娱乐行业具备高知名度的成名艺人,并于综艺节目中担任导师、或以高关注度出道。

虽然艺人众多,但真正为乐华带去较高营收的只有王一博。

过去很长时间,韩庚曾是乐华的头号摇钱树,最近几年王一博扛起了营收的半壁江山。一个比较直观的证明是,在乐华娱乐长达445页的招股书中,王一博的名字出现了18次。

或因频繁被外界诟病“依赖单一艺人”,乐华上市后财报中提及王一博的频率大幅降低。2022年年报、2023年中期报告里,王一博的名字分别出现了5次和1次,且报告未披露由其带来的具体收入数据。

乐华娱乐业绩数据显示,2023年上半年,公司收入3.65亿元,同比减少25.2%;期内亏损约1.76亿元,2022年同期取得溢利9273.3万元;期内经调整净利润4989.2万元,同比减少70.4%。其中,占总收入近九成的艺人管理收入下滑较上年同期下降近三成。针对这块业务营收下滑,乐华解释为“市况不佳,导致对签约艺人所提供服务的需求下降”。

03

杜华急需制造下一个“王一博”

当前的乐华,正在急于“去王一博化”。

但除了王一博外,乐华旗下其他艺人似乎仍然“火候不够”。而且,范丞丞在2023年4月合约到期不续,韩庚、程潇的艺人管理合约也将在今年到期。

对于乐华而言,进行业务的多元化发展,似乎是更为可行的路径。

去年,乐华挑选了三条路:

第一条路,造星。

财报显示,2022年乐华娱乐的训练生计划在全球范围内接到超过14000份申请,公司仅与11名训练生候选人签订训练生合同,录取率低于0.1%。而2023年国考的平均录取率为1.4%,从数据上看成为偶像要比考公艰难数倍。

第二条路,推出虚拟艺人。

早在2020年,乐华娱乐与字节跳动合作开发推出了虚拟艺人女团ASOUL。据招股书显示,ASOUL再2021年相关业务收入为3787万元,较上一年增长了79.6%;同时其营业成本仅845万元,毛利率约为77.7%!投入产出比远远高于真人艺人。

第三条路、切入直播、短剧等大热赛道。

去年,乐华切入直播电商领域,由创始人杜华本人亲自试水带货。其首场直播总带货GMV超过600万,虽然这个收入算不上漂亮,但借由直播,乐华旗下艺人及产品得到了更多曝光。杜华也尝试个人IP的打造和变现,并频繁登上各大热门综艺,穿梭于各大直播间卖面膜,并推出数字人“华华子”。

2023年3月,杜华在抖音开启了“杜华严选”直播间,所售产品包括自创品牌DR.JE面膜、乐华投资版图上的SEVENCHIC香氛笔以及旗下艺人盲盒、乐华家族演唱会门票等。选品基本和自身的主要业务、粉丝人群相吻合。

在前期造势和直播间连线艺人的助推下,杜华首场直播的销售额超过了500万元,还吸引了立白作为直播间冠名商。不过,杜华并未继续直播,而是“华华子”数字人接棒。根据杜华透露,“自己曾在半年前想把旗下艺人都做成数字人,但大家都反对。就自己打了个样,做了个华华子出来,大家看了觉得非常有意思。”

此外,据媒体报道,乐华娱乐和万达影业正着手进入短剧行业,共同制作竖屏短剧作品《青莲劫》。据悉该剧目前已拍摄结束。

伴随着旗下艺人合约时期逐渐到期,杜华的压力逐渐逼近。造出巨星远不如想象中简单,如果没有找到下一个王一博,乐华的处境将更加艰难。

文 / 零度



相关资讯